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

服务中国农村社区发展

农民为什么还在挂毛泽东的像

发布日期:2016-09-09 16:09:19  点击量:1438   信息来源:原创


直至今天,农民总是喜欢挂毛泽东的像而不是别人的,按照中国知识分子对计划经济时代的描述,那简直是一个人间地狱,尤其农村!比如农民一年到头拼死拼活连饭都吃不饱,农民被捆在土地上是奴隶不能退出,计划经济造成城乡二元社会之类,按理,农民应该知道计划经济时代的苦难,他们现在的生活普遍比人民公社时期要好,农民挂谁的像也不应该挂毛泽东的像,怎么偏偏不挂别人的像,比如让他们富裕起来的人的像,尤其知识分子现在还在为农民充当“社会良心”,怎么农民还是这么愚昧?

对于几千年里一直生活在象牙塔里的知识分子来说,毛泽东的“上山下乡”让他们第一次尝了点苦头,看到了中国农村,可是这些知识分子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他们的思维方式是什么呢?就是晋代一位皇帝的名言“你们没有粮食吃,怎么不吃肉呢?”他们并没有去问问计划经济时代以前的农村是不是比计划经济时代要进步,所以他们的一些问题本身就经不起推敲,比如,“计划经济时代农民被捆在土地上,不能退出”,这个问题,先不论中国历史上多少次农民起义就是因为农民没有土地耕作而起来造反的,只要看看知识分子首先关心的农民应该“退出”,这就不是农民心里所想而是知识分子自己的思想,因为知识分子自己是社会里有发言权的阶级,看哪群人不顺眼,让你退出,妖魔化你,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财富是生产出来的,因为知识分子只见到财富可以依自己的思想指挥别人分配。可是,转过身来,知识分子又说,“计划经济时代农民哪有土地?土地的所有权并不属于他们”。第一,农村土地并不属于国家而属于农民集体,这是我国宪法规定的,所谓农民没有土地显然是知识分子依据城市的规定而推想的;第二,既然说“农民被捆在土地上”,就是说他们有不可剥夺的劳动权,而且不是像封建社会那样是对其他个人的人身依附状态下的劳动权,难道这不是对土地拥有权利的表现?不过这种所有权是以农民集体——集合状态的农民的身份拥有的,难道一定要像知识分子说的那样要“农民个人拥有种什么”、“转让土地”的权利才叫对土地拥有权利?试问,在城市里劳动的工人拥有自己生产什么的权利吗?那么,知识分子为什么会提出这种纯粹象牙塔的问题呢?原因在于他们从来不参与社会生产,他们错误地把自己的生存状态,把自己的思想——自由主义强加给农民,他们不知道社会中的生产者和知识分子这群消费者的要求和思想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听到那么多对计划经济时代农村的惨痛回忆,但是,知识分子自己也很奇怪,就在“大跃进”最恶劣的时候,在浮夸风最恶劣的信阳,农民明明知道仓库里有粮食,却没有人去抢,在知识分子的记忆里,农民是一群“暴民”,他们怎么也搞不懂毛泽东用什么魔法让农民这么平静地面对困难,是警察吗?否,当时的警察数量不到现在1/10,农村自从剿匪后更是几乎没有武装力量,但是连知识分子自己也承认,“自共产党夺取政权后,很长一个时期内,特别是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的岁月里,尽管农民大量饿死在劳作的田野里,农民问题却并没有成为一个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而在知识分子认为解决了农民的温饱,并正在解决农民富裕的时代,在大江南北,却不断地传来农民暴力对抗的消息,“近十年来,湖南省无论在湘南、湘西,还是湘中和湘北,都出现过大规模的农民反抗事件”——好像农民又变回了“暴民”。

事实上,原因只有一个——知识分子根本不了解农民,在他们眼里,农民是一群愚昧的、需要启蒙的野蛮人!他们不知道尊重农民自己的劳动权是多么重要!正是在这种错误的思维方式下,他们错误地理解计划经济时代的历史,错误地从他们的消费者立场而不是学习马克思主义从生产者立场去理解一段历史。

举个例子,按照知识分子的介绍,计划经济时期国家为了实现工业的赶超目标而残酷剥削农民,造成农业发展不快,可是他们没有看到,新中国建立时的农村基本上是处于与封建社会时期基础设施接近的状态,而在那种状态下生产的潜力已经被挖掘光了,现代农业需要工业和资金投入而不仅仅是劳动力投入,从数据看,新中国成立时全国公路通车里程只有10万公里,电力只有43亿度,铁路只有2万公里。就算你有足够的化肥,也要先修马路才能运到村子里,也要先给农村架电线,而在没有公路和电力的地区,农民的生产只能和祖辈一样只用牛和牛粪生产,这种生产的潜力早被挖掘光了。而毛泽东时代修建的能满足生产基本需要的公路、铁路占建国后总量的70%以上,更不用说生产队时期有而后来消失的简单机械化设备。也就是说,别人是在前人建好了的毛坯房子上只要装修得漂亮点,就可以卖高价了,因此,在农村基础设施能够得到基本普及以后,农业生产出现一段时间的加速增长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因为生产技术水平上了一个档次,何况80年代初的农业高速增长是以国家对农产品大幅提价来刺激作为背景。

我们再来看看所谓“让农民能够退出”和农村工业化的区别,让农民退出搞城市化,表面上减少了农村的人口压力,可是城市自己那么多失业人员,并不能给这些新市民提供劳动机会,对于国家来说,是把钱从左口袋掏到右口袋的区别,可是右口袋并不能自动生钱,而本来经济资源、尤其金融资源稀缺的农村则进一步失血,左口袋干脆漏了。更重要的是,知识分子所谓的“机会论”本身就暗含着人类社会本来就是不应该平等的,不是所有的人都应该有明天,不错,进城的人里有一部分会发达,可是还有不愿意进城的呢?还有必须留在农村的呢?他们有没有发展的权利?简单地说,城市是处于一种对农村的强势地位,是不是这就是合理的?农民是不是就活该比城市贫穷落后?农村有没有向城市争取话语权的权利?农村有没有争取社会资源分配的权利?而知识分子提出所谓“机会论”、“退出论”,本身就是不想触动城市在社会资源分配上的优越地位!相反,毛泽东的农村工业化,从人的角度说,是让现代文明普及到社会的每个角落,不管你是不是市民,你天生有参与工业生产、参与现代文明的权利而不是知识分子所谓的“机会”。只有毛泽东把农民当人,当作和别的人平等的人而不是被知识分子用胡萝卜诱惑来拉磨的驴子——这才是农民怀念毛泽东的真正原因!

知识分子编造的一个虚伪的所谓“计划经济造成二元社会”的理论。事实上,第一,他们自己也在说,计划经济时代城市居民处处有“票”,也就是说,城市居民自己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丰裕,而农民至少自己的副产品是可以自由支配的;第二,农民发言权,除了毛泽东时代,恐怕再没有农民可以做到副总理;另一方面,农村当时的生产队开会是完全民主的,今天农村那种村干部作威作福的事情在当时是几乎不存在的。事实上,数据显示1978年全国农民平均收入比1958年增长83%,而全国职工平均年工资只从679元增加到684元,仅增长0.73%——知识分子所谓的“集体化后农民收入下降”的真相原来如此!


责编邮箱:1521788769@qq.com

TAGS: 为什么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通知公告

第十五届全国“村长”论坛圆满闭幕

论坛期间,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顾秀莲,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全国村长论坛组委会主任段应碧,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旅游协会会长邵琪伟,农业部总农艺师孙中华等高层领导,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宋洪远,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原院长周其仁等专家学者,与近8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村官、大学生村官以及55个少数民族村官代表汇聚一堂,围绕“民族团结进步  创业创新共富”主题,为民族区域村庄发展、相互帮助共同致富以及民族团结进步支招把脉,取得了丰硕成果。

联系电话:010-66110713    QQ:870143178    lcvlcv@sohu.com        京ICP备17045954号-1
联村传媒广告(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